第一零四八章 跳坑

作者:南極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ggxpa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如珠公主是太上皇的長女,太上皇在位時頗為榮光,但因站錯了隊,榮光盡褪。

    如珠公主的長子汪童伯與清王交好,沒少參與清王和建隆帝之間的爭斗。做為建隆帝死黨的李奚然,年少時沒少被汪童伯仗著身份欺負。為此,李老夫人對如珠長公主頗有怨言。

    建隆帝登基后,清王被殺,汪童伯因其母貴在宮門前求情才保住了性命,卻被貶荒野不得歸。自此汪家敗落,李家扶搖直上,已不可同日耳語。

    李老夫人若是去拜訪祖母,會是個什么模樣?汪英堂望著他手上被蜜蜂蟄得窟窿,眼淚直流。

    柴智歲笑得前仰后合,“瞧你這兒慫樣!李老夫人怎會真去你家,最多也就是派人送點藥物或蜂蜜過去罷了。”

    那也夠他受的!祖母本就不待見他,這才更完了,該怎么辦呢?。汪英堂想起趙書彥說的茶葉,拉著柴智歲和程小六跑去了長清街。

    趙書彥說話算話,頂級的好茶送了這三人每人三兩,用精致的禮盒裝著,汪英堂提在手里,心里踏實了幾分。

    他急匆匆趕回府時,汀蘭屋里的小丫鬟正在門內候著,見他回來了,連忙道,“三少爺,李府的管事一個時辰前去見了太夫人,帶著不少東西,太夫人讓您回去后過去一趟。”

    還是遲了一步!

    汪英堂垂頭喪氣地回屋更衣,汀蘭邊給他更衣,邊安慰他,“爺不必驚慌,方才老爺回來后,去見太夫人了,想必是有什么大事,有老爺頂著,太夫人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兒責罰您的。”

    有父親在前邊挨罵,他就好受不多了。

    汪英堂跑到祖母院內,進門便低著頭靠邊坐下,老老實實地等著挨訓。父親汪童幡正在講,大皇子的兒子柴君岳,終于死了。

    三月前,柴君岳隨圣駕出京遇刺,被刺客砍中了后背,能活到現在已是出乎眾人的意料了。

    柴君岳一死,被降為昭容的大皇子的生母,怕是也受不了這打擊病倒,太后的身子還沒好,再加上因滑胎而臥床休養的鄭美人,御醫怕是要忙不過來了。

    “為柴君岳治傷的御醫華云琦被大皇子妃趕出府,華云琦在府前跪了半個時辰,回到太醫局后,自認難辭其咎,請辭歸鄉。”汪童幡與母親講道。

    汪英堂忍不住了,問道,“父親,太醫局的提舉剛被砍了頭,新的提舉還沒選出來,華云琦向誰請辭?”

    汪童幡瞪了兒子一眼,其母如珠老公主卻道,“如今太醫局內醫術最好的就屬華云琦,他便是請辭也不會被準,這是以退為進。”

    汪童幡立刻收回瞪著兒子的大眼珠子,老老實實地請示道,“母親所言極是。您看,兒借機保舉幾位醫生超群的郎中入太醫局,是否妥當?”

    汪英堂連忙點頭,妥啊,當然妥!

    如珠公主掃了一眼不爭氣的孫子,汪英堂連忙低了頭,如珠公主才道,“不妥!如今宮中多事,若是你保舉的御醫不當用,連你也會受責備。宮里的事兒,能躲多遠就躲多遠,同樣的坑,不能跳兩次。”

    汪童幡半晌才回過味兒來,母親的意思是又到了皇權更替之時了?可圣上的龍體,不是大安了么?

    如珠公主又叮囑道,“除了不能保舉郎中,永福寺內的玄孚,你等也不要與之走動,免生事端。若是大皇子妃遞拜帖,直接以本宮身體不適回了。”

    如珠公主的目光才落在汪英堂身上,沉著臉道,“你做的好事!”

    “孫兒知錯。”汪英堂連忙跪倒認罪。

    如珠公主冷哼一聲,“也是那老貨故意找茬,好端端的,她養什么勞什子的蜂!”

    就是!

    汪英堂連忙點頭,把從趙書彥那里得來的蒙頂茶獻給祖母,“孫兒知錯了,這是孫兒剛得的茶,給您換換口味。”

    如珠公主掀開蓋子一聞,便知是好茶了,“哪來的?”

    汪英堂見祖母喜歡,就知道他頭頂的烏云散了,語氣也變得輕快起來,“孫兒在文昌郡主的莊子里結識了一位郡主的同鄉,是他送給孫兒的。”

    陳小暖的同鄉?

    如珠公主略沉吟,吩咐道,“日后你多與陳小暖的人走動,少與賀王和程家的人來往。”

    “孫兒記下了!”柴智歲要帶著程小六去五城兵馬司上工,他想跟他們混也混不了幾日了。

    汪英堂行禮退下后,如珠公主又叮囑兒子,“你以后多與柴嚴晟走動。”

    “母親方才不是說不要跳坑么……”汪童幡迷糊了,別人是坑,晟王就不是坑了?

    看著拙笨不開竅的兒子,如珠公主一陣心塞,罵道,“不管何人登基,柴嚴晟都不會倒,這點你都看不明白?”

    汪童幡連忙站起來行禮賠罪,“兒子明白了,兒子下次見了晟王,一定多與他套套近乎,讓他明白兒子的心意。”

    他這點兒能耐,只配當個員外郎了。如珠公主疲累揮手,“去吧,去衙門做你的事,別自作聰明。”

    如珠公主以為華云琦請辭是以退為進,建隆帝也是這樣想的。

    重華宮內,建隆帝冷哼一聲,罵道,“這廝好大的狗膽!淑兒覺得朕該如何辦?”

    華嬪眉目低垂,“妾身不懂這些。”

    建隆帝翹起嘴角,他的美人兒,便是朕再寵著也不會恃寵而驕,忘了她的身份。

    “咳!”華嬪歪頭,用帕子捂嘴小聲咳了一聲。建隆帝連忙問道,“怎又開始咳了?”

    華嬪低頭,“昨日受了涼。”

    建隆帝皺眉,“你這宮里人太少了,再添幾個宮女才能照顧得周到。”

    華嬪搖頭,“是臣妾驚夢后久久難以入睡,才受了涼,不關宮人的事。”

    “淑兒夢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建隆帝感興趣地問。

    華嬪微微搖頭,“忘記了。”

    建隆帝抬手托起她的下巴想看過明白,卻被眼前這張梨花帶雨的絕美容顏震得三魂出竅。撫摸著她極力掩蓋不安小臉兒,建隆帝追問,“真忘記了,嗯?”

    華嬪抬眸,含情帶泣又滿含哀求地望了建隆帝一眼,便是多疑的建隆帝也被她這一眼看得化了,轉而哄道,“好,好,朕不問了,朕傳御華云琦來給淑兒診病。”

    “多謝圣上憐惜,不過太后還病著,臣妾哪能因這點小事就勞煩御醫,您該去慈寧宮了。”華嬪懂事地拒絕了建隆帝的好意。

    建隆帝滿意地在她臉上捏了記下,才戀戀不舍地起駕去了慈寧宮。

    送建隆帝出門后,華嬪回到房內的第一件事,就是洗臉。華玉見娘娘把臉都搓紅了,心疼地遞上小暖剛送進宮的棉布巾,“娘娘,您這是何苦呢……您現在已不必受這個了,王爺那里……”

    華嬪搖頭,“有些事晟兒辦不了,讓錢安備暖身子的湯,這時我決不能病倒。”

    華玉到了外殿,將娘娘的吩咐轉告青信,又與他商量道,“要不要和王爺提一提?”

    青信點頭,一言不發地去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170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