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該由我們自己來決定

作者:阿瑣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ggxpa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娘,我回來了,您別急啊,我還能丟嗎?”平理趕緊進門安撫親娘。

    “承哲,兒子回來了!”誰知母親見了她,立刻喊道,“你趕緊的,給我狠狠地揍他。”

    眼見親爹氣勢洶洶出來,平理忙解釋:“我辦正經事去了,延仕哥找我幫他哄韻之高興,不信你們去問,我真沒瞎逛。”

    祝承哲惱道:“他們兩口子的事,你攙和什么,你到底做什么去了?”

    平理得意洋洋地說:“我去城墻上點燈啊,延仕哥說他要讓韻之看京城夜景,我照他說的去辦了,我在禁軍吃得開,都是在贊西邊境出生入死的兄弟。”

    祝承哲驚愕地看著兒子:“你說什么,你去哪里點燈?”

    那一晚,韻之和閔延仕回到家中,是何等的旖旎纏.綿,卻不知平理險些被他爹揍一頓,更不知到了第二天,閔延仕也要為此付出代價。

    五日后,韻之夫妻倆已經在南下的路上,紀州收到了他們出發前從京城寄來的信。

    祝镕回家時,扶意正在燈下捧著信笑出了聲,他也跟著樂道:“什么事,這么高興?”

    扶意見他回家來,立時跑來說:“不是高興,是好笑,你猜猜京城里這些天都發生了什么事?”

    祝镕搖頭:“若有大事,王爺會得到消息,我這幾日也沒顧得上關心。”

    扶意揚了揚手里的信說:“大哥和三叔,還有閔延仕,全被皇上罰俸半年。”

    祝镕緊張地問:“這是怎么說,你還笑得出來?”

    扶意把信給他,讓他自己看,祝镕匆匆走到燈下,一目十行地掃過,竟也忍不住笑出了聲,口中念著:“閔延仕那家伙,也有這么混賬的一天?平理這小東西,哪里知道輕重,跟著瞎起哄。若非三叔警醒、大哥穩重,一早就去向皇上請罪,等叫旁人來奏一本,皇上才下不來臺,萬一再害了禁軍上下,鬧得翻臉如何了得。”

    扶意說:“那你怎么是笑著罵呢,你笑什么?”

    祝镕干咳了幾聲:“這不是沒什么事嗎,再者……閔延仕肯這么花心思哄韻之高興,不惜違背他一貫的行事作風,我當然要替自家妹妹高興。”

    扶意笑道:“哎呀,平理就這么被一筆帶過了?”

    祝镕生氣地說:“沒輕重的東西,我若在京城,先抽了他的筋。”

    扶意往下翻了一頁紙:“的確是還有高興的事呢,你看下去呀。”

    這一看,做哥哥的笑得更高興,原來夜市后過了兩天,祖母就帶著三嬸嬸和大嫂親自上門向太尉府提親,求娶他們家的小孫女秦影。

    太尉大人和老夫人欣然應允,但說還想多留孫女一兩年,好多教她些為人處世的道理和本事,加之今年貴族官宦要為先帝守制不得鋪張擺宴,婚禮的日子,訂在了明年秋天。

    祝镕道:“明年秋天,我們或許能趕回去,我已然錯過了韻之的婚禮,再錯過平理,實在舍不得。”

    扶意笑:“當心韻之說你偏心弟弟。”

    祝镕把信看了又看,說道:“我們是不是,該送些東西去太尉府,既然知道了,總該表示表示。”

    扶意道:“我都安排好啦,明日就送去。”

    祝镕感慨不已:“我們家的孩子,都有福氣,所娶所嫁都是心中之人,哪怕大哥和大嫂是父母之命,婚后也恩愛有加,更不要說二哥和我,如今還有韻之和平理,你說這些福氣,都是從哪兒來的?”

    扶意沒有回答,兀自將信件收好,鋪開紙預備回信,問道:“想說些什么?”

    祝镕走來:“你另起一頁,專給平理寫,告訴他再這么沒輕重,我不會輕饒他。”

    扶意嫌棄不已:“隔著千山萬水,還要逞哥哥的威風,三叔和大哥不會教呀?別的,想說什么?”

    祝镕便去換衣裳洗手,想了半天說:“還是先給閔延仕在南方的駐地寫信,叮囑他照顧好韻之,南方濕熱,酷暑當下韻之必然水土不服,他們真是,何苦這個時節出遠門。”

    扶意搖頭:“你這個人,越來越沒意思,怪不得連閔延仕都能豁出去哄韻之,你可從來沒這么哄過我。”

    祝镕怔然,轉身看向扶意,她仿佛只是隨口一說,已經提筆開始寫信。

    “你若喜歡那些事,我也可以做到。”祝镕走來,說道。

    扶意抬起頭,見丈夫滿眼深情地望著自己,忍俊不禁:“我開玩笑呢,你可別當真,我又不是韻之。”

    但祝镕是認真的:“可眼下我無暇去做這些風花雪月的事來哄你高興,但有一點,我一輩子都不會動搖。”

    扶意嗔道:“好好的,你怎么了?”

    祝镕說:“這輩子,不論你要做什么,不論何事,不論你做怎樣的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站在你這一邊。”

    “我就說一句,你看你說這些……”

    扶意放下筆,繞過桌子,抬手為丈夫擦拭額頭的汗,心疼地說,“咱們紀州也不熱,你哪兒來的汗嘛,我以后不說了,我就是看韻之在信里嘚瑟,才隨口說了的,你別往心里去,我又不愛那些風花雪月的事。”

    祝镕愧疚地說:“跟著我,從來沒有風花雪月,只有刀槍劍影。”

    扶意嗔道:“最煩你說‘跟著你’這三個字,你人都在紀州了,就差給我爹當上門女婿,這家里上上下下都叫你姑爺,你還沒自覺呢?”

    祝镕終于笑了:“我幾時說得過你,還不得先誠懇些?”

    扶意拍拍他的肩膀,學著韻之的口吻說:“在我的地盤,不必客氣,有事兒我罩著你。”

    祝镕將她擁在懷里,踏實地舒了口氣:“火器研制進展順利,紀州清凈安寧,避開了家里的瑣事,不用為兄弟姐妹操心,每日回來和你拌嘴說笑話,定心吃飯,這日子過的,我都怕自己沉迷在紀州,再也不想走了。”

    扶意抱著丈夫的腰肢:“你只說了好的,難道我不知道你身上的擔子和壓力嗎?前幾日你去排查北國細作,發生了打斗,還受了輕傷;那天西邊有轟隆聲,說是炸雷,可后來聽王妃娘娘說,是你們改良的舊炮炸了,損失慘重,幸好沒出人命……镕哥哥,這些你都不給我說罷了,可我全知道。”

    祝镕道:“可我知道,我們有默契,你不會生氣我的隱瞞,我也不是隱瞞,只是沒提。”

    扶意松開懷抱,解開丈夫的衣襟,在他的腰上,有一道血痕已經結痂,是被劍鋒從腰邊劃過,所幸只是傷了皮毛,可若不幸……

    “還疼嗎?”

    “這就更不值一提了,是我輕敵,怪我自己不小心,但我這不是也躲開了嗎?”

    扶意輕柔地撫過傷痕,她能判斷這傷沒事,可難以想象,這是發生在紀州的危險,安寧平靜的紀州,竟然隱藏著那么多危機和殺意。

    祝镕道:“國與國之間,不可能永世和睦,也不會世代為仇,不過是利益當先。因此,天下注定不會太平,但若能像紀州這樣,即便暗潮洶涌、危機四伏,百姓依然能安居樂業,民風能開化清明,縱然外邦虎視眈眈,這樣的國家,也堅不可摧。因為在看不見的地方,有無數人一輩子默默地撐著這片天,你我便是。”

    扶意聽得心潮澎湃,又不愿太嚴肅了,笑道:“這一會兒要風花雪月,一會兒又家國天下,镕哥哥,我跟不上你了。”

    祝镕說:“這才是我們之間會說的話,你不是真的羨慕韻之,我也做不到閔延仕那樣。韻之沒能成為你或是大姐姐這樣有主意有抱負的人,奶奶費心教導她那么多年,似乎都白費了,可我并不這么認為,我一直的心愿,就是韻之永遠像從前那樣快樂。”

    扶意頷首:“我也這么想,女子想要柔弱便柔弱,想要剛強便勇敢地去闖,怎么都是天經地義的,要緊的是,該由我們自己來決定。”

    此時房門被敲響,香櫞在門外說:“姑爺小姐,你們的經世濟國大道理講完了嗎,夫人派人送來的燉排骨,再不吃就涼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170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