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為了幫他

作者:路漫漫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ggxpa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777章 為了幫他

    這一次,見到墨封訣來,陸閻絕難得的露出一些情緒,不再是冷冰冰的。

    他靠在座椅里,拿眼瞟他,似是不悅地撇了下嘴。

    “你怎么才來?我都已經在這里等了快一個小時了,你再不來我就要走了。”

    墨封訣在他的對面坐下,神色自若地回答他,“哦,路上堵車。”

    隔著一段距離,凌越聽到這個回答,看著自家BOSS臉不紅心不跳地說謊,不由有些意外。

    哪里堵車啊……明明他們開過來才用了十五分鐘不到啊……

    他想起自家BOSS在酒店里慢慢悠悠地喝了會兒茶,又不急不慌地挑衣服,過了好半晌才出門的樣子,不由吞了吞口水。

    陸閻絕自然也看出了他的敷衍,忍不住斜他一眼,卻沒有再追問。

    兩人言歸正傳,還是陸閻絕先開了口。

    “你一個人不聲不響的做這么多,難不成是想讓我對你感激涕零的道謝?”

    他語出尖銳,墨封訣卻似是能明白他尖銳下的不知所措,也不惱,只淡淡拿眼睨他。

    “你就是這么看待別人的好意么?”

    “好意?”陸閻絕嗤笑,卻說不出反駁的話。

    墨封訣端起桌上的玻璃杯,手指在杯壁上摩挲了兩下,喝了一口后又放下。

    “我這么做沒有別的意思,你也不要多想,也無需有什么心理負擔,我不過是想早點逼著陸宏遠走下一步棋,看看他和歃盟之間會不會有聯系,好早日找到治療那種病毒的解藥。”

    此話一出,陸閻絕悶著的心房好似找到了一個完美的通路,他的神色稍顯輕松。

    或許只有這種方式,他才能面對吧。

    寧愿相信對方是為了別的事情才幫他,也無法去面對最真實的原因——就是單純的為了幫他。

    他是一定要找一個理由的,也不是無法面對,而是不知道怎樣去面對。

    既然墨封訣都這樣說了,那陸閻絕就好面對多了。

    當即,他神色肅然地抿了抿嘴角。

    “如今陸宏遠的名聲已經徹底臭了,這里是待不下去了,但是他對我的報復不會結束。”

    “哦?這么有自知之明,看來你還不傻。”

    聽墨封訣戲謔自己,陸閻絕不滿地橫他一眼,又繼續說下去。

    “我和他的恩恩怨怨也時間不短了,沒能扳倒我,他總是不甘心的,所以即使要離開這里,他也不會讓我好過。”

    墨封訣贊同地點點頭,英氣逼人的眉輕輕一動。

    “那你想好怎么應對了么?他很有可能馬上就有所行動。”

    聞言,陸閻絕譏諷地勾了勾唇角,眉宇間盡是不屑。

    “還能怎么應對,這么多事都經歷過來了,還會怕他不成?”

    墨封訣不置可否,隔了半晌,才幽幽開口,“那你這次叫我出來,是想要表達什么?”

    這個問題倒是將陸閻絕問的愣住了,他神色像是有些意外的樣子,呆呆地望著他。

    表達什么?

    其實他也不知道。

    只是,當他從魅影口中得知墨封訣做的這一切后,就下意識地給他打了電話,約他出來。

    至于為了什么……

    “沒什么。”他端起面前的水喝了一口,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似是在極力掩飾什么一般。

    墨封訣將他的反應都看在眼底,神色淡淡,情緒無波無瀾。

    “陸閻絕,承認你想要感謝一個人,就這么難么?過去的仇恨是個誤會,你心知肚明,卻還要一直守著這份誤會,不肯放手么?”

    他突然起身,丟下這句話后,就徑自離開了。

    剩下陸閻絕一個人,望著已經空無一人的座椅出神,腦海中還不停地回響著他的話。

    隔了一段距離的魅影看著自家主上那有些迷茫的神情,不由在心底輕輕嘆了口氣。

    她打小就跟在陸閻絕身邊,自從陸閻絕被陸母帶回陸家,她就一直伴在他左右。

    對于他的心事,她是有很強烈的感同身受的。

    她能夠明白,陸閻絕這些年的痛苦。

    也能夠明白,當他的怨恨被打破后,那種心理上的巨大落差感。

    因為他自小就把自己定位成了一個被親生父親拋棄的人,所以當他面對的親生父親和他累積多年的仇恨出現巨大偏差時,他才會不知所措……

    ……

    陸宏遠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自己從警察局里撈出來。

    重新回到自己的別墅后,他整個人的戾氣又加深了幾分,一張臉終日都是陰沉的。

    他回來后,砸碎了家里所有能砸的東西,甚至拿著刀子狠狠的將真皮沙發割了個稀巴爛。

    那種癲狂的程度,幾乎把助理嚇得連連退縮。

    “哈!我辛辛苦苦經營了半輩子的榮耀和名譽,全沒了!全沒了!”

    想到現在整個英國的人都知道他的丑聞,他恨不得將陸閻絕碎尸萬段。

    “陸閻絕!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哈哈……”他笑,笑聲透著幾分魚死網破的可怖,“既然我沒有任何退路了,那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還有什么不敢做的!”

    一旁,助理膽戰心驚地站著,頭低下,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惹怒了陸宏遠。

    這時,陸宏遠好似終于發現這里還有別人的存在,一雙被怒氣灼燒的猩紅的眸子看過去,惡狠狠地問他。

    “說,老爺子現在怎么樣了?”

    助理的身子顫了顫,連忙一本正經的回答,絲毫不敢怠慢。

    “陸老爺子現在還在醫院躺著,雖然燒已經退下來了,但是身子還沒恢復,需要繼續住院觀察。”

    陸宏遠笑得更加肆謔,“哈哈!我就說嘛,那種病毒,一旦有人感染了,就會被折騰得死去活來!那可真是個好東西!哈哈……”

    此刻的他已經泯滅了人性,明明是他給自己的親生父親注射了這種病毒,卻還能笑得這么得意。

    他的眸子里像是燃起幽幽的鬼火,那蘊含著極惡的火苗在眼底跳動,亮得嚇人。

    “陸閻絕不是一直很擔心老爺子身上的病毒么?他不是一直想要找到解藥么?哈……那我就給他個機會!”

    助理抬頭,小心翼翼的拿眼覷他,被他眼中的陰鷙嚇得渾身冒冷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170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