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買主上門

作者:貌似高手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ggxpao.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對陸羽來說,想要做出可持續發展的廣告業務,首先得先招廣告商務專員和廣告文案策劃。房詩菱也是一樣。

    所以這一看招聘啟事,楚垣夕就知道《深夜畫廊》遇到了和陸羽當初一樣的問題,手下能人不少,但是勝任廣告商務的沒有,勝任廣告文案的也不好說,只能從外邊招人。

    只是,外部的人并不了解自己的調性,很難直接招個人就能接到最適合的廣告,文案寫手也是一樣。這就相當于想吃米了現在去種水稻,而時限只有兩個月,自身并無任何廣告行業的積累和資歷,怎么可能趕趟呢?

    即使勉強能趕趟的話,如果楚垣夕塞倆人過去呢?

    實際上當這個選項擺出來的時候楚垣夕是真的動心了,但是想來想去,還是當回人吧。反正項目已經搶回來了,這種想法屬于陰謀性質,萬一暴露了自己人設崩塌,代價太大。

    這幾天和泰山臺的合同已經抽空簽了,簽字的人是朱魑,因為這個項目是要劃到巴人傳媒下面的。這也是朱魑加入巴人娛樂以來一年多了簽的第一個重量級的字,簽合同之前極為審慎而重視的反反復復看合同,專注認真的樣子是做的十足,這樣估計就能讓人看不出來并沒有看懂上面的內容。

    好在具體的執行者是楊苑美和齊雨,組卡的事情最終還是委托泰山臺,這樣有一個月的時間應該可以完成立項準備,不同于諸事不宜的《深夜畫廊》,項目預計9月份可以開拍。如果拍的足夠快,雙方配合足夠好,趕在年底之前能夠完成過審手續然后上映。

    而且這個時間點很特殊,下個月,《亂世出山》的影視劇照計劃就該殺青了,然后上映的時間也是年底。這兩套節目并不是同一性質的,還都在泰山臺,播放時間肯定可以錯開,說不定到時候能形成什么協同效應也未可知。這方面楚垣夕并不太懂,所以目前他反而處于聽指揮的狀態。

    想到《亂世出山》電視劇,楚垣夕的思路就自然而然的跑到了最近熱映并且前后腳播放大結局的幾個古裝大劇上。除了《九州縹緲錄》之外,無論《晨曦緣》、《西京十二時辰》還是《陳情賦》,全都集體趕在暑假檔結束之前收工,給電視劇迷營造出一個相當特殊的假期。

    實際上,因為限古令的存在使得很多古裝劇組遭到各種各樣的花式打擊,但是不得不說限古令對觀眾來說反而非常好,就以這個暑期為例,古裝劇的整體質量很明顯的出現極大的提升,不是一點點的提升。

    《九州縹緲錄》雖然還沒完結但是也快大結局了,數據相當撲街,它為什么撲了?以這個片的資源投入、完成質量和卡司陣容,雖然有些小毛病不盡如人意,但是放在前幾年,去跟《摳圖不自賞》競爭,完全可以把人吊起來打,說一聲威震八方可能都不過分,不知道收視率要爆成什么樣。

    問題是爆不爆得看競爭者是什么水平,競爭者是《陳情賦》、《西京十二時辰》,最差的也是《晨曦緣》。在這種極端殘酷的競爭環境下,就像《天下第一樓》里那句著名的臺詞一樣,不止是鴨子,蔥、醬、餅,哪一樣不如不如別人都不行。

    等楚垣夕回到公司,發現趙杰團隊拿出《無道昏君》的新方案了。幾天時間,這群牲口想出一個簡單易行的辦法,那就是把目前流行的放置類手游的廣告,替換為《無道昏君》或者其它幾個掛機游戲IP對應的短視頻。

    在用戶體驗來講,換湯不換藥,因為目前流行的廣告也是短視頻的形式,只不過點擊觸達廣告鏈接,而趙杰團隊的視頻沒有鏈接。

    其實陸羽有不同意見,他挺想讓趙杰那邊開鏈接的,到時候掛些電商鏈接豈不美滋滋?然而沒人鳥他。

    這個設計本身沒任何問題,因為反正這款掛機游戲要出APP,可以隨便往里塞上預裝好的視頻,還能熱更新,讓玩家長時間享受新鮮的視頻。

    但是這個不倫不類的設計方案在楚垣夕眼里簡直千瘡百孔,不過考慮到趙杰那邊要重復造自媒體的輪子,很多東西都需要鍛煉,而且這個主意還是負責趙杰團隊自媒體的同事出的,所以楚垣夕僅就技術細節提了一個問題:“按你們現在這套姑且說是方案吧,把看視頻當成傳統SLG游戲里的‘鼓舞’來用,這限制性太大了,很多玩法用不上吧?”

    “哎呀,掛機游戲你又不是沒玩過。多掛一段時間哪有什么數值門檻,統統都能碾壓的。”趙杰心說玩家本來就應該充值好嗎?不充值玩著多沒意思啊?

    楚垣夕心說你這特么不是廢話嗎?玩家要的就是及時能過啊。所謂“鼓舞”,是SLG游戲里的一種常見的坑錢玩法,通常是花費¥給玩家的軍團加一個全面buff,比如傷害增加25%,防御增加10%之類的,多見于PVP玩法,比如幫會戰陣營戰。但是PVE的時候,比如過副本,絕對不允許鼓舞,因為一旦允許鼓舞,數值策劃辛苦打造的數值卡點就不復存在了。

    趙杰這里是反其道而行之,全都鼓在PVE上,比如說武功招式的學習,學成之后還能突破好幾次,每次都是有幾率的,看視頻增加成功率。問題是游戲中玩家可以獲得不少道具增加成功率,還可以買道具,而這些道具和看視頻是不兼容的,也就是看視頻只能作為沒有道具時候的補充。因此該突破失敗的還是得失敗。

    這么一想,似乎有點多余的感覺?不過考慮到這種細節本身也不是自己應該關心的,楚垣夕大筆一揮,“按你們的想法做吧。”

    之所以要關心一下這個游戲的系統策劃案,主要是因為這是巴人游戲第一次把游戲和他們重復造的自媒體輪子一起聯動。趙杰那邊的自媒體建設至少從規模和結構上看已經差不多了,可以并軌,雖然新建的賬號粉絲還少,但是能夠鍛煉人,未來賣公司的時候有不少賬號要切割給他們。

    所以一切有利于這個團隊的方式都是楚垣夕愿意支持的,哪怕犯錯也無所謂。

    當然他的主要精力還是在小康這邊,小康的運轉看似穩健,但是每次打開后天看數據楚垣夕都特別糟心,因為增長曲線跟原世界簡直沒法比啊。所有曲線中,反倒是最不報以希望的單車騎行比較有亮點。

    小康的單車投放跟原世界中幾乎使用了一樣的節奏,時間和投放數量大致相當,騎行數據上邊差距也并不明顯,這個相對目前所有數據顯得畸高的數據主要體現在騎行券的使用上。

    不知道是因為原世界中共享單車多如牛毛,大量創業者抓緊時間進來賠錢,而現在只剩下幾家,單車密度沒有那么大了呢?還是因為無論何時,無論何地,普通人對于唾手可得的羊毛總是能夠保持巨大的熱情。

    要知道很長時間以來,楚垣夕在單車這件事上的表現和其它情況下是判若兩人,頭鐵無比,不經任何試錯,不經任何驗證,直接砸錢投單車,不聽任何勸說,直接拍錢。

    要不是知道王慶坨的車廠跟楚垣夕確實沒什么關系,會有很多人以為這是進行利益輸送,而且是囂張到不加掩飾的地步,直接寫進BP里的,投資者只要敢信就會被坑。

    所以看到這個數據之后袁苜首先打消了長久以來心中僅存的一點疑慮,沒想到楚垣夕洋洋得意的說:“這才哪到哪啊?單車對數據的影響根本還沒發揮出來好不好?”

    “還有什么發揮?”

    “這是活動的廣告啊,這還用問嗎?這些車觸達的不只是單車用戶,街上路過的、對面騎過來的、跟在旁邊騎的,都得看咱們的廣告啊。這種影響是需要時間發酵,再過幾個月你再看吧。”

    小康單車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車子的造型與普通共享單車不一樣,更矮一些,如果小黃小橙算是26車型,那小康就是24型,而且有一個大大的車筐,即寬且深,非常適合放東西,以至于袁苜都害怕有人拿車筐帶孩子。

    這個造型在實用之于,最大的特征就是適合貼廣告語。

    正面車筐上寫:小康單車,免費免押金騎行。

    側面車身鏈條護板上寫:下載小康生活APP,量入為出,簡單幸福。

    另一側換了個詞:小康便利店,暢享生活免費騎行。

    這些都是巨大鮮艷的字體,相當于老年功能手機大字大聲的模式,廣告詞的效果是如此醒目,以至于小康的單車維護人手必須陸續增加,因為有很大一部分人力要用來跟帖小廣告的做斗爭,這廣告位是我們自己的,誰特么都不許貼!當然要想廣告效果好,騎行體驗必須牛逼。

    為了單車能夠達到比較好的騎行體驗,楚垣夕可以說是事無巨細,甚至親自參與驗收,相對于小康其它單元的抓大放小風格可以說是一反常態了。

    比如說,擋泥板一定要給力,一定要能擋住泥。共享單車缺德的地方就在于,根本不知道哪輛車的擋泥板不擋泥,然后別說下雨了,走過灑水車走過的路,前面感覺好好的,不知不覺背后已經一條泥水線,洗都洗不下去。

    然后是定位問題,這是楚垣夕抓過不知道多少次的技術問題了,為此單車開發團隊還被迫使用了北斗的短報文體系進行精確定位,一腳踢開GPS。楚垣夕的要求其實也不高,絕對不能出現用戶手機APP里的地圖上顯示有車,但現實中找不到車的情況,如果是停在地下車庫的,必須給提示,因為地下車庫只能靠基站定位,系統有義務識別出來。

    種種類似的嚴格要求最終體現在過硬的單車質量上,高達幾百塊錢一輛的成本,龐大的開發團隊,甚至非常燒錢的地圖項目組,使得小康真正發力之后,最能做數據的是單車。

    只聽楚垣夕說:“后面等其它幾大城市小康開始進入之后,巴人那邊還要專門推一波小康的單車,讓朱魑拍個夕陽下騎車的背影之類的,到時候還有一波自媒體紅利。”

    “你不覺得這樣推廣告很溢出嗎?”袁苜還是有些鬧不明白其中的邏輯,“你推單車是為了用戶注意到車上的小康便利店廣告,那你直接做便利店的廣告不就行了?”

    “哎呀,這個運營方面的學問可就深了,你不懂,不懂不懂不懂。”楚垣夕說著忽然想起前段時間看到馮林在家看的商學教案來,問:“你知道那個賣桶裝水的三個不同模式的商業案例嗎?”

    袁苜直愣愣搖頭。

    “第一種,買桶裝水送飲水機。這是促銷賣產品。

    第二種,買桶裝水一次性付一筆大錢做押金,一年以后退還大部分,用戶以極低的價格就能喝一年桶裝水。這是現金流玩法,只要現金流向上滾就可以一直玩下去。

    第三種,桶裝水免費喝不要押金,配送上門。”

    楚垣夕快速說完,看著袁苜,只見袁苜一臉懵逼:“第二種我理解,第三種怎么賺錢?”

    “你沒覺出來第二種就是以前的共享單車,第三種就是小康單車嗎?小康單車不需要賺錢啊,純都是費用。”楚垣夕說著直接點破謎底:“第三種桶上貼廣告直接入戶,靠廣告費做收入,靠用戶規模賺錢,是正經的互聯網思維,明白了嗎?

    其實前兩種你桶上也可以貼廣告,但是這三種模式獲取用戶的速度和數量不一樣,費用和運營模式肯定也不一樣。而且這種廣告價值意外的高,甚至可以根據大數據精確投放,送水的時候就選好了給你桶上貼什么廣告了,所以這個模式有價值。這就是互聯網思維的顛覆之所在。”

    不過商業這種事在袁苜這說的通,到虞美人那就說不通了。晚上,在躍式別墅,楚垣夕打開手提電腦,打算看看融資進程。融資的具體事宜一直都是袁苜在張羅,8月18號路演,然后收集意向,跟楚垣夕溝通一陣確定份額,大概得到9月上旬才能完成所有流程拿到錢,目前看來認購還是比較踴躍的,即使在他抬價20%的情況下。

    結果馮林和于婭楠前后腳過來,于婭楠輕手輕腳的走到楚垣夕背后,伏下身子趴在他肩膀上一邊看著屏幕一邊細聲細氣的問:“你晚上,有什么打算,嗯?”

    楚垣夕正在看文件,隨口說:“噢,我今天晚上得做個S-P-A。”

    他說的是分開的三個字母S、P、A,說完,余光就看到對面的馮林捂住嘴準備笑。

    只見于婭楠在他肩膀上用力按了按,呵了一聲說:“喲,原來你個糙男也做SPA啊?我也喜歡做SPA,你推什么油?”

    “咳咳咳!”楚垣夕發現馮林馬上就要笑了,立刻振作起來,說:“就茶樹精油和薰衣草精油的吧。”

    所謂S-P-A,說的難道不是股權認購協議嗎?馮林眨眨眼睛想了想,相當驚訝于楚垣夕這個答案,然后伸出大拇指對他比劃了一下。

    于是這天晚上幾個人就出去推了個SPA。

    又過了兩天,到了8月23號,楚垣夕聽說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抖音推出了一個重大功能,短視頻UP主們可以像掛電商鏈接一樣在自己的短視頻里掛游戲下載鏈接了。也就是說,允許UP主親自上陣直接的給手游“帶貨”,用戶點擊鏈接直接進入下載頁面,這個帶貨視頻可以是動畫,也可以是真人,玩法簡直不要太多。

    對一般的UP主來說,這無非就是多了一種帶貨商品,按廣告單收錢也不會有什么太大的不同,無非就是價錢高低而已。

    但對于像巴人集團這種同時發力于短視頻內容制作和游戲產品的機構,這簡直跟突然中了五百萬沒什么不同。而且五百萬實在太少了,遠遠不夠看的啊!

    特別是對于需要數量來推動的小游戲-IP計劃來說,喜訊從天而降,趙杰甚至臨時增加了一場團建,不過也就因此而錯過了登門拜訪巴人集團的矮大緊一行。矮大緊是跟著老樊一起來的,之所以是“矮大緊一行”而不是“老樊一行”,是因為他才是“娛樂戰略委員會”的主席,可以代表靈犀。

    不過楚垣夕一直也沒打算叫上趙杰一起見就是了,因為他是被賣的。

    而楚垣夕,在臨接待矮大緊之前看到另一個消息,阿啞,也就是開門客的COO楊正,離開了這家公司。

    開門客的微博和阿啞的朋友圈幾乎前后腳宣布了這件事情,話當然是說的花團錦簇,但是這屬于出師未捷身先死,下面的留言也就不那么吉祥如意了。楚垣夕也不知道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反正李靖飛應該是立了功。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170福彩